昌江黎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租房是一场漂泊的漫旅,遇见租客网是美丽的意外!

01深圳,深圳租客:伴随着“隆隆”的轰鸣声,飞机降落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我拖着24寸的行李箱,怀揣着我全部的热情在夜色中踏进这座城市。拖着略微疲倦的身体,我走进了新租的房子,干净敞亮的环境让我心情大好,环境虽然陌生,我却适应的很快,收拾完毕就躺在小床上开始安排明天的行程。这是毕业典礼结束的第三天,也是我搬进“新家”的第一天。告别了恋恋不舍的大学时光,我也斗志昂扬的成为了“深漂”的一员,我将在这座城市,用我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创造我的一番事业。租客网:青春就是全情投入,追寻梦想02“那么近,那么远”租客:窗外的河畔杨柳在夕阳中随意摆动,湖里的荷花在斜阳下开得正盛,让挤在公交车里的我望的出了神。其实每天下班我都会经过苏堤,但是我从来没有下车去走一走。这苏堤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来杭州三年了,这是个风景如画的城市,也是我辛勤奋斗的战场,所以我没有因为它的美丽而松懈,只是一天比一天刻苦,白日埋头苦干,晚上睡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期盼终有一天,可以气定神闲的漫步在它的美景里。不如就在此刻立下个小目标吧,完成这个月的业绩来苏堤玩一次。租客网:你看着苏堤的时候,它也在温柔的注视你的努力03昨夜雨疏风骤租客:一场突出起来的大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爬起来快速的收衣服,关窗。这间租来的房子条件设施不错,我也一直很注意家居保护,不希望大雨淋坏房东的好屋子。回到床上后我却开始失眠了。想起家里的长辈接连生病,才发现父母、长辈,都正在老去,不禁思绪万千。一个人在外的时候常常觉得时间还早,自己还小,可父母脸上一年比一年深的皱纹就像个惊叹号,这样的雨天不知道他们的老寒腿会不会犯病,等天亮我一定要再打个电话问问,等我升了职,我就租个更大的房子,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租客网:爱像一场大雨,随时淋透你的心房,买张票回家也很快。04“外滩的钟声”租客:来上海七年了,我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位成熟的职场白领,我为上海奉献了七年的青春,随即也迎来了“七年之痒”。在上海没有太大的突破,家里人开始游说我回老家。他们永远认为公务员、老师是顶好的工作。觉得在外面“打工”不是长久之计,该稳定稳定回来成家了,在大城市只能租房住太苦了。其实租房也挺温馨的,我在上海也住着不错的房子,我喜欢大城市能让我不断增长见识的繁华、能不断给我提供进步的机会与资源。此时此刻,看着东方明珠塔,迎着外滩的风,我在心里默念:“我要留下来。”租客网:决定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他的选择,加油!租客网见证着无数租客的成长,梦想,追寻,也和你们一样保持初心,一路向前,为广大的用户提供更贴心的服务,更优越的体验。追梦之旅再长,租客网始终与你同在。

2020年08月11日 10:39

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5月05日 11:16

信托规模连续3年下滑,去通道压力下,江苏信托靠投资收益装点门面

记者|吴绍志江苏国信(002608.SZ)公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子公司江苏信托的相关数据也展露在大众面前。报告显示,在江苏国信的营收、净利纷纷下滑的同时,江苏信托整体的财务表现却看起来很出色。金融行业报表口径下,江苏信托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2.35亿元,同比增长42.52%;营业利润29.51亿元,同比增长38.18%;净利润24.19亿元,同比增长30.21%。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在强监管、去通道、破刚兑的大环境下,原本以“通道”业务迅速拓展信托规模的江苏信托,如今也正在谋求转型,随之而来的是公司信托规模的急速下滑。截止2019年末,江苏信托信托规模达到3677亿元,存续主动管理类信托规模1053.63亿元,较年初增加369.73亿元,增长54.06%,主动管理类信托规模占比28.65%,较年初提高了11.86%。而在2017年,公司信托业务管理规模高达5511.44亿元。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江苏国信的年报中称:“近年来监管部门持续强化信托行业监管,推动金融去杠杆。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信托行业发展更加侧重于主动管理和风险防控,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原信托业务结构中占比较高的通道业务将进一步萎缩,从而带动信托资产规模收缩。”这一理由也被用于解释其2018年信托规模的下降。相应地,主动管理类信托是公司转型过程中的主要发力点,江苏信托此类信托规模2019年突破1000亿元。但是,在反映信托公司盈利能力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方面,2019年与2018年相比较为乏力,仅微增4%。合并报表下,作为信托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江苏信托2019年度实现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11.53亿元,占江苏信托2019年度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为98.06%。数据来源:江苏国信年报,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另一方面,从此前公布的未经审计年度数据中,透露出江苏信托投资收益的一大强项。2019年,在成为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并将会计核算方法变为权益法的情况下,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高达17.76亿元。与此同时,2019年投资收益累计数突破20亿元,同比增长72.48%。如果将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中剔除投资收益带来的影响,信托主营业务的表现如何?数据表明,在扣除投资收益后,2017-2019年“营业收入-投资收益”数额分别为10.05亿元、10.92亿元、12.03亿元,在波动中有所增长;“净利润-投资收益”数额分别为6.23亿元、6.79亿元、3.86亿元,2019年出现大幅度下滑。可以看出,“去通道”对江苏信托来说的确是一大挑战,近年来信托主营业务利润面临困境,对于投资收益的依赖过重,尤其是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带来的投资收益的依赖,2019年这一现象尤为明显。数据来源:2017、2018年年报和2019年未经审计年度利润表,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当下对于信托行业来说也是危机四伏。年报中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济不确定加大,资本市场投融资环境日趋复杂。……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下,房地产信托规模受到限制。此外,去杠杆政策带来的金融市场流动性问题,将加大信托公司获取同业资金的难度。”作为双主业的公司,江苏国信有意将能源和信托进行融合。在公司发展战略方面,全新提出“推动金融同业合作与产融结合。推动低成本资金通过信托渠道为能源企业提供融资支持。”2020年度公司信托业务的经营计划是“持续推进信托业务类型多样化”,这也颇有一些分散风险的意味。具体来看,“一是优化业务结构,积极推进新业务的探索试点和规模复制,在融资平台业务、消费信托业务、通道业务、证券投资信托业务、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等领域实现多点开花,切实提高主动管理能力。二是加大资金端建设力度,强化与银行等金融机构深度合作,加大财富团队布局力度,优化信托产品设置和‘网上信托’系统建设,加强品牌宣传,提升客户体验。”公开资料显示,江苏国信由舜天船舶重组更名而来。舜天船舶作为国信集团的三级公司,是省内最大的国资船厂,但是在船舶业的寒冬时期,背负重大债务危机。2016年末,国信集团首次采用破产重整与资产重组同步推进的危机化解方式,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从此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由船舶制造销售业务转变为信托和能源双主业。

2020年04月26日 12:10